工业品

关闭
关闭
更多>>
推荐生意圈
  • 圈名
  • 人数
  • 加入
更多>>
生意场
  受到全球贸易环境回暖(与贸易时薪负相关)、美国国内消费支出回落(与服务业时薪正相关)以及欧日经济复苏(与制造业时薪负相关)的影响,短期内美国时薪增速恐难出现明显反弹,难以接近3%。至于特朗普税改的提振作用,极有可能不如市场预期。最新的两院协调后税改版本再度在减税幅度上缩水。且税改对经济的影响有多大,必须考虑到经济体的财政乘数和税率的“替代作用”。一个经济体越开放,经济体量越大,货币政策较紧缩,政府赤字越大,私人部门投资饱和度越高,“替代作用”越大,财政乘数越低。随着全球一体化和美国政府负债增大,美国的财政乘数也在不断减小。回顾美国历史上几次税改,税改对经济增长和通胀水平的刺激越来越小。从工时来看,工时变化干扰了传导机制。对比周薪增速,时薪增速与PCE价格指数(即通胀)的相关性存在阶段性的失效。从2007年后数据来看,时薪增速与PCE价格指数在2009~2010年中及2014年传导失效,2015年开始得到修复,2017年下半年再度失效。[详细]